男: 19世紀的達爾文認為,物種不是天生完美,而是經過生存競爭以後,漸漸完美,所以他提出了「物競天擇,適者生存」的演化論,同時強調這是演化的唯一機制。
   
女: 物競天擇是演化的唯一機制?這個說法,不要說我反對,就連同期的生物學家,也多抱持著質疑的態度,舉例來說:孔雀華麗的尾巴,在危難時,往往妨礙牠逃命,既然「物競天擇、適者生存」,又怎麼會演化出危害生存的特性呢?因此,「物競天擇」怎麼可能是演化的唯一機制!
   
男: 為了解釋這個矛盾,補足「演化論」的缺失,達爾文另外提出了「性擇論」,雌性動物會依據雄性動物身上的裝飾擇偶。孔雀鮮豔的尾巴就是最好的例子,數學家費雪也以數學模型支持「性擇論」。
   
女: 「性擇論」,完全無法說服學界,像是與達爾文同時建立生物演化學說的華萊士就強烈反對「性擇」學說。即使到了現代,仍有學者認為「演化論」無法解釋演化的社會性,例如:控制生育性別與人工墮胎等,這些行為就和「物競天擇」一點關係都沒有。
   
男: 等一下,人工墮胎?人為刻意操作的結果,怎能和自然演化機制相提並論呢?所以,我認為演化的機制就是「物競天擇,適者生存」。
 

1. 這一場辯論的主題是什麼?

答案:C

2. 根據這位小姐的說法,當時的生物學家對「演化論」看法為何?

答案:B

3. 根據這位小姐的說法,當時的學者對「性擇論」看法為何?

答案:A

4. 這一場辯論的結果是什麼?

答案:A